溺毙于月中山

我对风花雪月钟情.

幸会,这里是不明

不定期更新文章和意识流作品

恋爱三十题

战刻夜血xfgo双信长
吸血鬼x社畜
ooc慎
————————————————————
7.新年
          被炉里是真的暖,对于你来说是致命的武器了,你甚至想把新的一年愿望许愿为永远暂停在这个温暖的冬天,没有上班,也没有严厉的上司,只有你和被炉还有福橘。

        游戏已经玩得腻了,你甚至想去看滑稽的综艺,织田每年的年末都会被强制押送回家,你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过年,一个人吃饭和去参拜。

        今天的晚餐决定是速食牛肉拌面和波子汽水,你想吃更多可是一想到深夜去参拜回来红火夜市小吃你就兴奋,胡椒和烤肉可是绝赞的搭配呢。你艰难的从被炉里爬起来点了支烟,这种快活时刻可不多得,平时的话织田要是看见自己吸烟那不得了,怕是会直接把自己的零钱全部藏起来施行禁烟令。不行不行,一闲下来就会满脑子都是织田,你摇摇头去除胡乱的想法然后去厨房把速食的拌饭热了热。

        又是一个简陋的新年喏。习惯热闹隆重的你不免觉得有些冷清,以前的新年基本都是盛大奢靡而绚烂的,并且茶茶美浓和信胜总会带来不小的乐趣。但毕竟那是天下人的盛宴啊,而自己早已沦落了为生活而奔波的日本工薪层罢了。

        你惯例的穿上和服就出门了,老实说你想穿上黑色的那样会异常的帅,但是奈何茶茶每一次都帮你换了花色鲜艳明亮的,还美名其曰女孩子就应该穿的明艳动人温婉贤淑才是绝赞呢。第六天魔王应该是有着天下人霸气才好吧。

        今天不带上外套真是一大错误,气温比去年低了不少,不过拥挤的人群应该会增加一点儿温度。你开始好奇冲田她冬天穿得这么的少是如何坚强撑过来的,真是勇敢喏。神社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只是今天似乎和往常不一样人流都拥挤在门外和里面一点点,参拜的地方似乎有人正在列着队丈,清一色都是与新年格格不入的西装。你大慨猜到应该是哪位家主来参拜了,奈何人群太拥挤你并不能看清楚那家家主到底是何方神圣。

        “唔姆,赶上大人物参拜了喏”你向来不喜欢这种需要等待的地方“那还是待会儿再来吧……”所以你打算向热闹的夜市走去。鲷鱼烧和烤鱼都是夜市里让人满心期待的东西,可是你正要迈开腿就被人拖着向人群里走,若是普通场合你还能拿起压切反抗对方,可是今天你并没有带压切出门,穿的也是行动不便的裙子。

        那人拉你往神社里去,由于速度太快你还被绊了一下,你望见神社外门的人都在诧异的盯着你,原本想大喊的你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你把头转过去发现拉着你的没有别人只有阔别多日的织田。你还从来没见过织田他穿正装,还是你想穿的那套黑色的正装,至少在记忆里从来没有,居然还蛮帅的。似乎这么多个年夜里从未见他出现,后来陆陆续续听茶茶提起他是被家里的企业所劳。你还不禁调笑他有得让他忙的了,其实也没想过他到底是什么家业要如此奔波。

        “你跟我来,不要说话。”他抓着你的手没回头,内容还是那么的简略。周围穿西装的高大队仗居然没有一个人阻拦他,而直到看到前面的兰丸和归蝶你已经完全了解是怎么回事了。

        “信小姐您终于来了吗,织田大人已经等你很久了。”兰丸在你耳边悄悄的问
       
        “他怎么知道吾要来……唔……”你刚想问出口却被兰丸捂住了嘴。

       织田把你领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你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像极了自己的父亲,阴沉并且毫不留情。你也终于明白兰丸口中的织田大人并不是指你身边的人,而是另有其人呢。

        男人背过身来打量着你,你感觉你有点像被绑架的无辜公民

        你看织田和那个男人私语了一会儿,你一脸怀疑的盯着他接下来的行动会不会是把自己当作吸血鬼的祭品,你想起了尼禄有和你说过类似的南蛮传说。
       
        “信,把头发给我”织田把手搭在你的肩膀上,你看得出他的语气比刚才轻缓,也看出他在试图安慰你。

         你头发不愿簪起来,只是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所以很容易能取得,他剪了一小缕绑了起来,和他的一起。你不明白这是要干什么,似乎像是某种仪式,很多年前便见到过。当他把你的发交给他的父亲时候,你忽然明白这是要干嘛了。

        “我们还不算是夫妻喏”

         你稍微有点惊到了,但是在这种肃穆的环境下不敢大声的说话,只能小声的嘟囔。

         “嗯,不算是。”他掐了一下你的脸,转身把那一小缕头发交给他的父亲。你看见织田家主转过来面向你,严肃的表情让你不敢多说话。

        “他就拜托您了,信。”男人突然喊了你的名字,你有点反应不过来,而他随即向你深深地鞠了一躬让你更是措手不及。不过你倒是想起了多年前归蝶嫁给自己的时候似乎她的父亲也是行这样礼。你有点好笑,但是还是理了理衣襟回了一个鞠躬。

         “请多指教,织田大人。”

        这场闹剧持续的时间蛮长,参拜结束后的夜市是补充能量的最好地方,果然烤肉是最棒的。你看着他一脸正经的盯着你的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眼里有着复杂的神情。你啊呜的把最后一口烤肉叼进嘴里吧唧吧唧的快速嚼完了。

        “你也想吃吗?这可真是无可奈何喏,已经被我吃完了。”

        “并不……”

        “那你看着我干什么喏。”

        “这身很适合你”

        “唔哈哈哈哈哈哈,是吧,这可能是天下人的绝赞华丽搭配哦,很帅吧很帅吧?”

         其实穿正装的织田今天是最耀眼的喏,你在心里闷闷的讲。
      
        零点的钟声已经被敲响了,你忽然想起了些什么紧紧牵着他的手,背后的烟火开得正盛。

        “新年快乐,我的夫人。”你对他说

         “我原来是夫人吗?”

         “家主已经把你许配给我了喏。是要反悔吗?”

          “这倒不是。”

       他凑过来啃你刚拆的苹果糖, 你看他眼里有烟火绚烂, 而最中间的却是你。

相性五十题

当当,我是主持人不明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们!今天请让一对刚公开的当红情侣登上我们的节目,填写有关问卷。
答题人:
织田信长(战刻夜血)
织田信长(fgo)

1.请问二位的名字是?
信:是天下布武的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大人!嗯嗯,你问我这个问题太大众了,吾的名号应该是天下人所知的吧!
织田:织田信长

2.二位的性别是?
信:哎呀哎呀,这么在意大名鼎鼎的第六天魔王是女孩子的事实吗?
织田:男性

3.二位年龄分别多大?
信:大概会是好多好多岁吧?
织田:换算成人类的年龄大概是二十五岁左右

4.请问认为对方的性格怎么样?
信:他呀,说话超级少的呢。很冷淡的一个人但是心地又非常的好,是不是很可爱啊,唔姆,果然这就是帅哥的魅力吗(认真思考状)
明:果真是帅哥呢……
织田:很自大也很懒还非常的恶作剧,话超多但是认真的时候会非常的努力,意外的很讨人喜欢,让人讨厌不起来
信:我没有懒喏。
织田:那你今天晚上记得泡药浴再入睡
信:唔…好麻烦

5.最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信:很帅
织田:(隐忍)很可爱
明:诶不能敷衍了事啊喂……!
织田:明明很矮很小只,可是能力却非常强。没什么会是她做不到的吧。
信: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嘛!

6.最不喜欢对方的哪一点?
信:唔姆,很少说话算吗
明:算
织田:太不听话了……并且男人缘出乎意料的好自己却并不知道

7.二位有最难忘的往事吗?
信:难忘的往事啊……吾可是有很多呢!先上茶点我们再慢慢聊如何?
织田:本能寺吧。
信:安啦安啦……我们都还活着不是吗?光秀已经被猴子狠狠揍了一顿了哦。
织田:和那种人还是少点来往比较好

8.那有没有最开心的往事?
信:生日被送了一把很酷的枪!超级棒啊!不如说有钱的人太厉害了,不过最酷的还是我的火绳枪喏
织田:在我危险的时候合作杀掉了不少血猎,魔力不足后第一次交换了血液
明:感觉如何!
织田:还不坏

9.有没有讨厌的事情?
信:海之家炒面关门了一天会让我的心情非常糟糕!
织田:嗯,她经常往外跑和味道浓重的东西都让我很讨厌
信:工作需求嘛!

10.二人有没有偷偷的约会过?
信:基本没有时间约会啊
织田:很少,基本没有

11.怎么称呼对方?
信:织田,织田大人,有时候会叫大人
明:信居然会叫对方作大人吗!很意外的没想到呢。
信:一般都是叫织田喏,求助的时候会喊大人
织田:nobu

12.希望被对方叫什么?
信:当然是第六天魔王大人啦!
织田:老爷
明:??为什么会是这么羞耻的称呼
织田:浓姬说妻子对丈夫是这样称呼的
明:哇喔

13.如果要把对方举例成一种动物的话,是哪种动物?
信:黑豹
明:好奇怪啊?
信:表面看冷冰冰的但其实非常暖呼呼的
明:豹子可是很危险的啊!
织田:德牧犬

14.如果要送对方礼物的话,会送什么呢?
信:嗯……织田你觉得我的吉他怎么样,想要吗?
织田:自己留着吧
织田:她想要多少自己来拿多少,看她本事

15.希望收到对方送什么礼物?
信:一张重金属演唱会的门票!!吾的rock之魂正在点燃!!!!
织田:不许去,太吵会伤害到耳朵
明:织田你呢?
织田:她能安分一点

16.对对方有什么不满吗?是怎么样的不满?
信:话太少了喏
织田:可爱
明:???
织田:撒娇的时候会忍不住掐她

17.你有什么样的嗜好?
信:肉!橘子汽水!茶点!!还有海之家的炒面也真是不错,茶泡饭也很好。
织田:收集茶具

18.对方的嗜好为何?
织田:赖床,踢被子
信:喝血包的时候咬吸管喏,还很严重

19.请问你的毛病是什么?
信: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吾是完美的魔王哦?
织田:没有

20.讨厌对方对自己做什么事?
信:在工作日很早就把我叫起来喏
织田:做饭的时候把血煮成块状,会很不新鲜

21.会因为做了什么而导致让对方生气?
信:唔,背叛吧?我也很讨厌喏
织田:私自行动然后受伤

22.两人至此是什么样的关系?
织田:情侣

23.两人第一次约会是在什么地方?
信:是在学校吧!
织田:嗯

24.当时两人的气氛是?
信:很轻松,聊天也很愉快!后来说的话就越变越少了
织田:她很可爱
明:(水咽狗粮)

25.当时进展到什么样的程度了?
信:是完全想不到会恋爱的吧!!
织田:普通朋友关系

26.常去哪约会呢?
信:唔,通常不怎么约会呢!出去玩倒是不少

27.在对方生日时,会做些什么?
信:会像平常时那样不为所动最后来一个惊喜,嘿嘿,浪漫吧?
织田:会让她早点睡觉然后再去挑礼物

28.是谁先告白的?
信:他
织田:我

29.喜欢对方到什么样的程度?
信:比喜欢茶茶和信胜都喜欢,哼哼
织田:是我的妻子
信:哈……?按照常理说大人您才是魔王的妻子吧!

30.那么,深爱着对方吗?
织田:……
信:深爱着对方。
织田:是的。

31.最怕被对方讲什么?
信:今天晚上通知加班吧
织田:“我梦到本能寺了”诸如此类的话

32.怀疑对方好像出轨了!该怎么办?
信:压切他
织田:不会让它发生

33.能原谅对方出轨吗?
信:不能
织田:不

34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该怎么做?
信:唔,会亲自找人喏,毕竟织田还蛮危险的嗯
织田:找到她

35.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个部位?
织田:肩胛骨
明:哇哦……
织田:很纤细
信:肩膀呀,肩膀超舒服,夏天的织田是冰凉凉的

37.什么时候两个人心跳不已?
信:最后十连抽卡
织田:她被血猎堵截

38.会对对方说谎吗?说谎技术好吗?
信:会
织田:她说谎神色会很飘忽

39.在做什么的时候会觉得最幸福?
信:听我弹吉他喏,他不喜欢吉他
织田:周六日它能在家休息时

40.有吵过架吗?
信:有

41.是怎么样的吵架呢?
织田:冷战

42.怎么和好的?
信:唔姆,这当然是自然和好的喏
织田:嗯

43.就算是来世,也想当恋人吗?
织田:过好这辈子就好
信:是这样的

44.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是被爱的?
信:离家出走后回家又回来了喏,刚开始以为是落下什么东西了呢
织田:我等她回家的电话接通了

45.什么时候会觉得对方是不是不爱自己了?
织田&信:没有

46.你会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
信:给他买柿饼他会很开心的
织田:等她回家

47.适合对方的花是?
信:黑玫瑰
明:咦?
信:吸血鬼都很喜欢玫瑰耶
织田:我不喜欢……
明:那适合nobu的花是什么呢?
织田:大概会是罂粟

48.两人之间有隐瞒什么事吗?
信:有
织田:有

49.你们之间的关系是公认的还是机密?
织田:上台后不是全公开了吗
明:嗯也是哈……

50.是否觉得两人之间的爱是永恒的?
信: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嘛
织田:至少先是一辈子吧

恋爱三十题

拉郎向
战刻夜血xfgo双信长
吸血鬼织田x社畜nobu
——————————————————

6.一同出行

          对于上班族来说,冬天的小长假是最好不过的泡温泉时刻了。

           本次北海道的旅行她可是念叨了一个星期,甚至今天早上四点多就爬起来收拾行李。其实你早一个月前就定好了顶级的温泉山庄,这些对于你来说也不过一通电话的事,但是你就是碍于面子死活没说出口。到最后看到她加班加得满脸怨气忍不住联络她的上司给她放了个不短的假期。当然,这都是瞒着信在秘密举行的。

        你了解她的脾性,虽然日常时懒到家了而且自大又狂妄,但是实力却是不容置疑的强。放在以前或许是不可多得的好部下。

         “唔姆,如果我们要去住温泉山庄的话,一定要挑选最大的房子,那样才是天下君主第六天魔王的宜居地喏。”

         她挽着你的手臂正在一脸正经的盯着旅游攻略,但是说出来的话仿佛就像是要侵占这个旅游山庄似的。不过她未必没有这个勇气。老实说你已经买下了整个酒店但是你觉得她还是不知道的好。

        你看着她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最奢华的旅寝后眼睛闪闪发亮直奔大床,一大一小的身影在床上乱蹦。至于小的身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就得让丰臣来解释了。

         你对于茶茶是真的头疼,一度让你想起了自己的侄女,似乎也是和茶茶一般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娇蛮。虽然面对丰臣让你觉得此次行程有种尴尬的感觉,但是能让信开心一下未必也不是不能忍受的。

       当你准备去温泉的时候茶茶和她已经在里边闹得欢快了,看到你后茶茶似乎了解到了什么知趣的打了个岔子走开了,突然之间安静下来你还觉得有些不习惯。

        她也安静下来认真的泡着温泉,像是没有注意到你的存在似的,直到你吩咐服务员捧了茶点和酒水来的时候她才缓缓的开口。

        “这家酒店,包括这次旅行,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吧。”

         她没睁开眼睛,用的是一副老婆婆的口气和你说话,似乎是一早就被知道了。

         “只是觉得有趣顺路买下来了。”

         “说什么兰丸先生给的旅游券真是蹩脚的借口喏”

         “这个倒是真的。” 

         “总之,非常感谢。”她声音像是武道的正派武士那样真诚,但是没等你反应过来她就扑上来塞了一口小个的红豆糕,另一只手似乎对你的头发特别感兴趣似的拽着玩。

         你有些无奈的咽下红豆糕把她圈在怀里,她越过你拥抱着她的手臂去拿酒喝,喝得晕晕乎乎的挣脱了你的怀抱靠在温泉壁上仰天大笑,雪落在枫叶上映着她的脸似乎有别样的绝艳,让你想起了传说中的户隐鬼女。

        不过信或许真的精通迷惑之术吧,不然怎么会让织田大人如此动心呢?
——————————————————————————
北极圈日常自我取暖
唉哟。

恋爱三十题

5.接吻

       你亲吻过他的额头,发尾,指尖,脸颊。可是你从来没有把唇齿赋予他,在嬉闹时如果有此意也是你用手笑吟吟的挡过,这让织田很不解。

        上班族腻在家里的时间非常少,毕竟不是人人都像织田家里的家业这么庞大,离家出走还能有家里寄来的钱。她们家就从来没有过,有时候也想着明明自己男友的姓是和自己一样的呀,可是总归是别人的父母。你抽了根烟,嘴里觉得有沉重的劣质味道,生活在日本的工薪层真是无可奈何啊,你感叹道。

        雪又下大了一点,你加紧步伐往家里走去。在楼道昏暗的情况下跌跌撞撞的推开门后你竟然发现家里没有人。或许是昨天傍晚的事让他生气了,你想了想他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也就放心的去洗漱。

        现在是十一点三十一分,电视台播放的新闻使你昏昏欲睡。你有点担心织田的安危,准确来说是别人的安危。毕竟是个吸血鬼,而且很不稳定。冰箱也没有血包了,或许是大雪快递会延迟,但是织田也不至于会这么饿吧!你慌慌忙忙的掐灭了烟穿上大衣就往外跑,但是茫茫大雪你也不知道他会跑去那里会狩猎,如果遇上血猎更加是糟糕,雪中任何人行动力都会变差的吧!你蹲在楼道里焦虑的抽烟,却看见远处有一个很熟悉的身影,你灵敏的嗅觉还闻到了不轻不重的血腥味儿。 

       “你这家伙果然是去狩猎了吧?要是遇到血猎我去哪里把你拖回来啊?” 

        织田闻言抬起头,楼道的灯光终于照清楚了他的脸,怀里抱着一只处理过伤口的雪橇犬,他看见你挑了一下眉,拽着你的领子把你提回了家。
       “你这家伙果然没有听我的话吗?!”

     你边掰着他拽着你衣服的手边抗议道。

        “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在楼道里干什么,我只不过是出去一趟罢了。”

        “哈?你才是吧!这么晚还出去!被抓了老夫还得低声下气的求信胜他们去救你,就没有一点感激之心吗!”

       你瞪圆了眼睛怒视着他,拉着你的手似乎缓和了一点,他在前面停下了。随即他转过头来望着你,没什么表情但是视线还是直直的落在你的脸上。你忽然觉得冷风中你的耳廓有点发烫。

  「搞什么呀……长得帅真是太可恶了……」
      
        你被盯得一阵不自然,但还是鬼使神差的向他脸上亲去。只是这次不一样,你把嘴唇咬破送到他的唇边,血腥味在你和他之间蔓延开来。

        “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这也是老夫给你的战利品!别再大晚上出去狩猎了…”

        血猎也是很危险的。这句话你没有说出口。

        “谁说我去狩猎了,别随意揣摩别人的想法。”你听见一声轻笑,他把你的帽檐重重盖下去,还没等你回过神来他已经走到家门口了

        “快点去放水洗澡,这是我的命令。”

        “知道啦!”

      他抱着那只熟睡的犬往里走,声音不大,但是你还是下意识觉得自己脸止不住的滚烫起来。

       接吻这种东西果然还是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TBC.
又是我,我又来为双信添砖加瓦了
请你吃一口这北极干粮吧(土下座)

恋爱三十题

* 战刻夜血xfgo双信长注意避雷
*「织田」(战刻夜血中的织田信长)
*「信」「nobu」(fgo中的信长)
* 恋爱前提注意
* 极度ooc注意
*顺序是织田→信的轮流第二称视角
——————————————————————————————
4.在家
       现在是早晨的六点十五分,难得的假期让对方慵懒得根本不想起来。况且冬天的被窝更是作为上班族救世主般的存在,你觉得信怕不是叫不醒了。你只能无奈的把她从梦中拎起来,可是对方并没有想要清醒的意思反而拽着被子被你拖出了房间,嘴里还喃喃着再睡五分钟的请求。她穿着小狸猫印花的睡衣就这样睡眼朦胧的爬上了沙发把自己卷成了一个长条的虫子,让你不禁想起了没烤熟的酵母面团。“把脸转过来。”你拿着毛巾终于是找到了她躲在被子的脸于是狠狠地一擦,信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头可是下一秒就被冰凉凉的东西覆盖了脸部惊得她立马坐起了身。
     “这是什么充满南蛮风格的神奇东西!”
      她大呼。
     “好好敷着。”你死死的按住她的额头让它避免在挣扎中掉下来。
      气氛就这么僵直了一会儿她终于认命似的接过你手上的面膜,你才往厨房走去。早餐例行是茶和蛋饼以及火腿,但是你意外发现冰箱还有昨晚她给你熬的鱼板味增汤。信手艺并不差,只是出于家庭原因这些活根本轮不到她干就有人搞得服服帖帖了。但是太久没有下厨的她还是在厨房叮叮当当了一个晚上,你有点想独吞来自女友的爱的下厨,虽然说这有点牵强,她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可是这种机会可不是常有的。
        你看她一边扒拉着早饭一边看电视咀嚼的样子还是默默把汤热了两个人的份

TBC.

有点短……()
抱歉

恋爱三十题

* 战刻夜血xfgo双信长注意避雷
*「织田」(战刻夜血中的织田信长)
*「信」「nobu」(fgo中的信长)
* 恋爱前提注意
* 极度ooc注意
* 双方都有前世记忆注意!
*第二人称注意,顺序是信→织田的轮流
————————————————————————————
1.牵手
        你在拥挤的人流中艰难的行走,身高太矮且背着巨大的吉他成为了你最大的阻碍。然而系在腰上的外套也快要被路过的谁谁谁蹭掉了。
        啊,好烦。还没在衣服快要掉的情况下回过神来你便被后方不礼貌的人推了一把,本来重心不稳现在更是向前倾去,糟糕,快要摔了。混乱之中你以为你就这样摔下去然后尴尬的爬起来,可是在你的脸快要着地的时候一只手却把你提了起来。你已经八成知道是谁了。
       他面无表情的凝视着你,感觉下一秒就要把你瞪出个窟窿来。
       “哦呀,织田你回来了呐。”这时候打哈哈已经没什么用了,尴尬的氛围不知道怎么继续才好,但是他意外的没有责备你和他走散了。“帮我拿着。”他把手上的热咖啡递给你,你以为他会敲你脑袋或者狠狠的掐你的脸,就像往常一样。
        可是他只是默默的把你背着的吉他挂在肩上,还顺手拿走了你的外套。
        “走吧,是去吃炒面还是烤肉饭喏……”你为了补偿刚才的过错牵着他的手向人群走去,他没说话,似乎是默认了你的问题。你看着他眼里似乎有笑意。嘛,有时候也是无可奈何的。

2.亲吻某处
          今天是土曜日,信已经出门去了。你看着满屋子没收拾过的啤酒瓶脑袋发疼,昨晚演出的庆功宴闹得实在是太厉害了,已经能毫不怀疑某人派对魔王的实力。但是即使是这么说,她似乎是最清醒的那个,偶尔也想看看她醉倒温顺的一面呢。你擦着桌子想,偶尔这样也好啊,像浓姬那样温柔。傍晚的时候她已经扛着她巨大的主子回来了,手里还有着今天晚上的晚餐。你不小心睡着了,现在估摸着已经是七点了。
        你没开灯,信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进门就报自己中二的自诩。她蹑手蹑脚的进来掀你被子,你却打算装睡看看她的反应。        
        她把塑料袋里的盒子放在桌面上,沙沙的声音使你的耳朵很不舒服。然后声音停了一会儿,你转过身去,也不知道是太黑还是她压根没注意你发亮的眼睛,她把手盖在你的眼睛上给了你一个很轻的吻。你惊诧于她的行为却没有勇气伸手去抱她。她出去后你才发现信留下的盒子里是你喜欢的甜食,还有一张还是那么跳脱的纸条:感激吧!这是第六天魔王的恩赐!

        还是不需要了吧,这样就挺好。
       
        你这样想着顺手把纸条夹在了你们的相册里。

3.看电影
         
       似乎你们有某种谜一样的与众不同的爱好,当你和织田站在电影院门口才发现你们都没有看爱情片的兴趣。你回想起上周茶茶说爱情向的电影总是能增进情侣的关系,抱着不能辜负侄女好意的心态你还是牵着织田往里走去。但是看见他皱起的眉头你还是有点担心自己的决定是否让他不耐烦,他并不是你旧时的部下也并非是冲田,甚至也不是信胜。脱离了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让你感到无所适从。
        现实告诉你他是你的恋人,同名同姓甚至家世也如此的相似,你们都如此相似又如此的不同。平等的关系让你对这场恋爱从头到尾都感到不安,习惯掠夺的你对给予的概念基本是模糊的。你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感情也不懂如何去和他恋爱,至少对斋藤来说只需要给予就够了。你砸吧着嘴觉得自己满嘴都是矫情味儿,这要是被冲田知道还不得被活活笑死。
        结果从上周计划到现在看电影之策被你从头睡到了尾,正在大结局的时候你醒了过来发现织田的眼睛正在盯着你看,你的身上还披着他的外套,脖子上还被围巾捂得严严实实的。
       “唔姆,是我睡着了喏…”
      
        “哎…”他叹了口气说道“我回家复述给你听。”
      
        “唔,好的。”你就朦朦胧胧被他牵着回家去了,围巾和大衣都稳稳的挂在你身上,他还给你顺手买了一盒茶果子和烤鳗鱼饭。

透气相性会谈

* 战刻夜血xfgo双信长注意避雷
*「织田」(战刻夜血中的织田信长)
*「信」「nobu」(fgo中的信长)
* 恋爱前提注意
* 极度ooc注意
* 校园pa

     等到电车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傍晚了,晚秋已经开始渐凉了起来。树叶有凛冽的刺鼻的味道,冲田觉得有些冷,转过去却看见nobu对远处的电车发愣着。她本以为是生病了没怎么在意,既然放学了那就回家催她吃药看病便是,可是上了电车发现不对劲。

        “你不会是被今天的道场训练勾了魂吧,怎么无精打采的?”

        “诶?没有喏,我只是思考今天的晚饭还有没有鲑鱼茶泡饭……”
   
        骗人吧,焦虑全都写在脸上了,冲田开始回想这几天发生在nobu身上的事,但是仍然毫无头绪。一如既往的上学放学,去道场练习和去相谈室里帮学生们解决恋爱的难题。按道理说声望高也不至于会被讨厌,且阿信更不是那种轻易被打倒的人,究竟是为什么呢?
       
        到底说还是只有她知道,但信没想到她有一天也会陷入恋爱的绝境中,她无法想象也没有体验过这种事情发生。车窗外的灯光闪得她眼睛疼,要不是冲田摇动她的肩膀她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居然愣了这么久,真是乱七八糟啊。恋爱相谈室的导师即将面临失恋也太搞笑了吧,要是被猴子听见可能自己要被嘲笑整整一年。

        到站分别后她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已经快到家了,她理了理围巾向便利店跑去。太耻辱了,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才不是第六天魔王所拥有的样子!买了最爱的茶泡饭后nobu心情开始逐渐变好了起来,虽然顺手抓了一把糖让剩余零钱消灭掉感觉有点不妥外她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
       
        信并不嗜甜,但是织田却对这些小甜食特别上道。往常相处的时候因为犯错而要求原谅时把糖偷偷扔进他的口袋里总能得到好的结果,但是今天他似乎真的非常的生气也变得不可理喻,本来就话少的织田变得冷淡阴沉。恋人吵架是常有的,但是他们却互相想控制对方并且想要在恋爱方面得到主动权,但其实都是和青涩的国中生一样对恋爱一头雾水。

        并非是nobu读不懂空气而是她真的不知道为何丰臣和她的来往会使织田勃然大怒,明明一直是给彼此就有空间的恋爱天秤忽然向一边倾倒让她觉得很不对味。她咀嚼着糖果越想越是觉得无奈,可是事情并不是自己有错在先,道歉也不一定会被接受。真是另人煎熬啊。

        咕噜,有什么感情像气泡一样升起来了,似乎是汽水里的二氧化碳,她觉得胃有点难受
       
        “诶——织田大人你居然和信小姐冷战了……!”另一边兰丸收到了今天最令人震惊的消息,但是几秒后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织田他对女孩子一点方法都没有,别说哄人,让他夸奖都更是难以为情。况且信的性格兰丸也是略知一二,这个看着娇小的女孩无论是在性格还是其它方面都是魔王般的存在。

        “是的,但是她完全没有听进我的话……”织田无奈的摇摇头,信的想法他真的很难懂,他们两个如此相像可是磨合起来却又是无比的难,而且那个笨蛋有时候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也毫不自知。明明被一些闲杂人表明了热烈的爱意还是一副白痴的样子真是让人气从中来。

        “那织田大人您和她有互相坦白真心吗?”

        “并没有。”

        “吵架后的安慰呢?”

        “也没有。”

         好的,兰丸总算知道大人是有多不擅长对待女人了,但是还没得他给大人一个合理的建议时织田已经挂掉了电话。不愧是情侣,连动不动挂人电话这点都一模一样。
         织田挂掉电话后却被桌面上的烟盒看吸引了视线,他很少吸烟,可是信不同,小小个却大有烟瘾,体检的时候医生却说神奇的没有肺病。别的女生都是一股绵软的洗发水的味道,可是信身上全是烟草味和橘子汽水的味道。他拿起烟打算丢掉,但是想想还是放进了口袋里。既然没有什么好办法,就把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吧,也不坏。
        呼——有什么感情像是从呼吸里带着的烟味一样,似乎是拙劣的尼古丁的味道,织田被呛得有些七荤八素的。
    
        当织田再见到信的时候已经是春天了,开学典礼上她坐在后排和冲田聊得开心,虽然还是那一脸白痴样但是他可以明显感受到她的变化,皮肤白了不少也漂亮了不少,头发也从长长的直发变成了蓬松的卷发,身上凛冽的气息似乎变得温和。他不喜欢这样的信,是完全变成了可爱的女孩子了呢,尴尬的是信似乎发觉了他的视线,眼神里充满了躲避的意味

        虽说完全不想在一起尴尬的相处,但是同部团绝对无法躲避这种境地,下午的道场值日安排更是让织田认为是上天的故意的。
  
       “所以说,还是来干活吧,即使是和吵架魔王之类的——”信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小声嘀咕了句,就搬水桶出去了。织田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独自一人提着水桶在走廊上走很不是滋味,可能这就是结月所说的距离感,但是他真的想知道信到底是怎么想的。

        等到道场的大门关闭了,织田才终于松了口气,并不是说工作太累,而是这种不明不白的距离感令他有些难以下咽。“所以你就真的没有什么和我说的吗?”织田闻声抬头便看见信生气的脸,头发也并不是像今天早上的软绵绵的卷发。

       “吵架魔王还真是名不虚传喏,就一个冬天还在记恨着吾吗?”

        “不是这样的。”

        “那织田大人需要给吾一个关于织田大人生气的真正理由吗?”
        
         “一个冬天太长,忘记了。”

          织田一把抱住了没有软绵绵头发且自称老土的信,他一度以为春天的nobu头发也会像所有女孩子一样变成暖暖的樱花味或者是甜甜的洗发水的味道,但是她身上还是浓烈的橘子汽水的味道。

        但是当织田打算亲吻同样有着橘子味的信的唇时,他被一颗水果硬糖塞了回来,然后信脱离了织田的怀抱,还悄悄顺走了他口袋里的烟。
       
        “回答不合格!吾是不会给无功之人奖励的!不过你就例外吧。”

二氧化碳和尼古丁是令人讨厌的
糖果和橘子汽水是令人喜爱的
END

        
    

有人吃战刻夜血xfgo的双信长bg吗,无脑拉郎爽文向
有我就动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