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真人

月有阴晴圆缺.

【平昊】昼山年

    
        北京天是真的冷。雪夹着雨尾巴灰溜溜的来,还带了那么点风,直直扎上脸。

        唐昊长这么大,头一回觉得自个妈让穿秋裤真的是贯彻落实了免除风湿骨疼的危机。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觉得穿秋裤很傻逼。

        冷风刮擦得手疼,但是雨下得密,伞仍是要打。手里提了两袋年货,不计怀里揣的些干货和日用品,还抱了盒键盘。唐昊走得异常艰难,恰逢这大年三十夜下班晚高峰,别说车难打,怕是走路也比这车蚁行快上两分。

         他不想叫孙哲平左拐右拐来接他,这大冷天的,是他自个儿也懒得风吹雨一路火花带闪电的来接个人。况且这街口离孙哲平家不远,走路也就二十分钟的事

        回到家可能他下班都还不知道堵在几环路呢,唐昊盯着路牌想。

        东西不重,就是怕湿了。雪落盒子上溶出一渍,多起来也渐渐湿了那个没在伞阴影下的一角。

         唐昊嫌麻烦,把盒子往脖子处挪,挑开围巾贴脖子的一小角,风灌进脖子冻得他打了个机灵。想起白日头孙哲平让他裹多两件高领的毛衣也是有好处的,就是紧得慌。

        也不知道是腻得久了脑子放空还是别的,一闲心下来发现哪儿哪儿都是孙哲平,唐昊咂巴着嘴觉得很不是滋味,但是无可厚非,孙哲平就在那儿。

          没什么不好承认的,孙哲平就是他年少砰然心动的对象,说得通俗点就是他唐昊的人,他的Alpha。

         没有轰轰烈烈撕心裂肺,他和孙哲平在一起简直是平淡出水了的故事。或许是就这么看对眼,又或者是多了个拥抱再添了一个吻。再或者是他唐昊的私心,换着法儿说那叫欲望和占有欲。

        他对欲望共鸣不大,从小也没缺了什么。该有的都有,一切都顺风顺水,就是运气有点儿背。唐昊对这倒没多大感觉,来了照单全收也就是,反观孙哲平这人仿佛是上天派来挫他的锐气一般,事事逆着他。

        但是没办法,是人总有点反叛心理

        昼长夜短天黑得挺快,就是雪下停了,怎么也得算个好事,唐昊呵了口热气让麻了的指关节运动得更加利索。没等他向斑马线迈出一步,一辆轿车飞驰而过让他本能的后退。还来不及他骂出口,车已经开没了。

        人没事,倒是这裤腿湿了大片。冷风一刮直直冻到心里,唐昊也是打小抗拒穿秋裤的,就是这南京最冷的天,也就短袖裹件羽绒服便约人去河畔看灯。只是这今时不同往日,他还得护着个小混球,受寒简直是折磨。

        也容不得多想,唐昊抱着东西向家里飞速走去。兜兜转转两个街口也终于是到了,不过孙哲平今晚倒是挺快,窗台的灯已经亮起来了。
       

         只是不知道孙哲平什么毛病,大冷天杵在走廊阳台边上吹风,抱了个烟灰缸趴那抽烟,看烟头还抽了不少。

        他瞥见唐昊大包小包的拎回来,也没说啥便熄了烟屁股去卸货。

        一言不发。

        唐昊觉得很奇怪,但是也说不出感觉来。等他身上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拎进了门,孙哲平似乎终于忍不住了把唐昊按在玄关上亲,手肘按着他似乎有点抖,唐昊知道孙哲平八成是生气了。

         他也生气,他知道这次是他的问题,但是孙哲平放出的信息素让他觉得有点缺氧,他被亲得晕晕乎乎,腿都有点发软。

         最终还是唐昊推开的,他实在受不了这种没理由的撒气,就是一万个想道歉的心也被气得不想开口。

        “发烧了,还不低,你怎么搞的?”

        孙哲平拿手背贴他脑门,声音有些许沙哑低沉,却瞧不出半点和颜悦色来。唐昊想驳他说自己也不过是染了点风寒,但是自知理亏也闭了嘴。

      出门前还好好的,回来就不见人影。孙哲平也不知道唐昊什么脾气,大冷天的出去溜,到饭点都没回来。他气呀,气得慌。

        孙哲平趴阳台的时候想,唐昊回家时会不会和他吵起来,又或者是冷战还是别的。但是你看他风尘仆仆的,肩上还沾了点雪,青涩的脸被风吹得通红,像是他从暮春走到这严冬就只是为了来寻你,没由来的心软了
        

        你喜欢他喜欢得紧。

        唐昊也知道自己有点不太舒服,刚回到家的时候便觉得脑袋不清醒,思来想去可能是这暖气开太高也没在意,直到孙哲平讲他发烧才醒悟过来好像是有这么点儿。

        孙哲平也没闲着,去药箱拿了体温计给他校准测量,他盯着唐昊把体温计放胳肢窝里安置好才转身进厨房里煮姜汤。

        南方人不爱喝纯姜汤,那玩意儿入口辛辣呛鼻,就连他从小都抗拒着。但是难喝就很大程度上反应了它管用,孙哲平思来想去捎了颗小块冰糖来炖,熬出了些许焦色。
       

        新鲜热乎端出来,刚想问问体温计结果,得,小孩儿靠着沙发垫睡着了,还抱着个枕头捂肚子。

         唐昊最近脸色差,一张生得英气的脸显得苍白无力,眉眼间也多了两分疲惫。睡得也不深,但是就是累,他不知道自己二十几岁这样到底有没有毛病,但是始作俑者倒是满脸忧虑的觉得他一定有什么大毛病似的。

        他醒了但懒得抬眼,眼角余光撇见孙哲平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也没多想一个鲤鱼打挺掰着人脸讨亲,孙哲平没反应过来,倒是一个手快把汤放桌子上,人却倒在沙发上被按着啃,嘴角还磕破了点儿皮。

        孙哲平怕伤着他,也没挣扎任由唐昊闹。

        唐昊亲人没经验,沙发小人又大一只,手不知道往哪里摆。只管细细密密的咬,却不敢真的亲。虚张声势的样子让孙哲平想起了猎食的幼豹。

     
        等唐昊亲够了舍得放开,脸已经红到耳朵根了。孙哲平笑他压根就没有技巧,正想起身却看见小孩儿直直就磕过来了,再反应过来是嘴角一股铁锈味。

        “你亲过谁我不乐意听见。”

        他骑在孙哲平身上抓着领带一脸怒气,似乎疲惫的眉眼间还有那么点委屈。

        孙哲平没辙,只好哄他喝姜汤。

      
        其实他很想告诉唐昊,除了他没有别人。

       
        但是,总归有点那么个人原因,换句话说他就想气气唐昊,好让他也感受下他那点儿见不得人的私心

       特殊时期发烧对于omega和孩子来说都是件大事,孙哲平不是医生也不敢让病拖着,小朋友人都烧得晕乎,孙哲平急却也没办法。只能开车拽唐昊挂了号就诊。

        医生开了药,却也说要输液。

        孙哲平想让唐昊留在这儿去买点晚饭,怕他打点滴胃没点东西垫着难受。但是看他眉头紧锁,似乎是难受得厉害,他也没敢离开。

        走廊的电视放的春晚如期开场了,年三十夜人也不少,但是和往常相比而言没有那么拥挤。孙哲平看着春晚无聊的内容几近打瞌睡,最终还是靠在唐昊肩上小睡了起来,还有点挨着了输液管。

       
         七期群里还有队群里都在刷屏着红包,刘皓那孙子还趁他不在发了好几个大的。唐昊漫无目的的翻着手机,两个小时的输液他实在是无聊。

   
         叮咚。

         孙哲平发来一条短信。

         唐昊一愣,看了看身边抱着臂打瞌睡得正香的孙哲平。

       
         短信上写,我偏是年年岁岁都想陪你。

         想陪你从年少一腔孤勇到唇齿相依。或者是通俗点说想陪你去晨跑或者是逛夜市,前提是要叫我起床。

        落款是中二到不行的名字,还附带了颜文字。

         不知过了多久,孙哲平转醒,但没注意唐昊手机的短信。暖气开得有点小,过道并不暖。醒来风糊脸上让他搓了搓脸部冻得麻木的肌肉。

        唐昊已经打完点滴了,可脸色却仍是不太好。孙哲平扔了件羽绒服给他叫他套上说是带他去吃夜宵,唐昊瞅着他那单薄的毛衣并不御寒。

        出来的时候夜色正浓,北京年味儿重,处处都张灯结彩的。万家灯火通明,他和孙哲平的家也不例外。

      
        孙哲平打包了两碗红豆粥,唐昊其实想和他说自己买了水饺,但是看孙哲平吐槽春晚不亦乐乎也没打断他。

        也没好意思拆穿他年年都跟着电视哼难忘今宵。

一点瞎想

平行宇宙真好啊,千千万万个可能和千千万万个他

码个脑洞

beta亚瑟xalpha阿尔托莉雅
大概是总裁和小警长的故事,有摩根出场,作为阿尔托莉雅的前妻
有人感兴趣我就动笔了_(:3ノレ)_

置顶

慎关
本事不大,文采不多
笔辞稀疏假正经
有时还会摇头晃脑吹逼一下

恋爱三十题

战刻夜血xfgo双信长
吸血鬼x社畜
ooc慎
————————————————————
7.新年
          被炉里是真的暖,对于你来说是致命的武器了,你甚至想把新的一年愿望许愿为永远暂停在这个温暖的冬天,没有上班,也没有严厉的上司,只有你和被炉还有福橘。

        游戏已经玩得腻了,你甚至想去看滑稽的综艺,织田每年的年末都会被强制押送回家,你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过年,一个人吃饭和去参拜。

        今天的晚餐决定是速食牛肉拌面和波子汽水,你想吃更多可是一想到深夜去参拜回来红火夜市小吃你就兴奋,胡椒和烤肉可是绝赞的搭配呢。你艰难的从被炉里爬起来点了支烟,这种快活时刻可不多得,平时的话织田要是看见自己吸烟那不得了,怕是会直接把自己的零钱全部藏起来施行禁烟令。不行不行,一闲下来就会满脑子都是织田,你摇摇头去除胡乱的想法然后去厨房把速食的拌饭热了热。

        又是一个简陋的新年喏。习惯热闹隆重的你不免觉得有些冷清,以前的新年基本都是盛大奢靡而绚烂的,并且茶茶美浓和信胜总会带来不小的乐趣。但毕竟那是天下人的盛宴啊,而自己早已沦落了为生活而奔波的日本工薪层罢了。

        你惯例的穿上和服就出门了,老实说你想穿上黑色的那样会异常的帅,但是奈何茶茶每一次都帮你换了花色鲜艳明亮的,还美名其曰女孩子就应该穿的明艳动人温婉贤淑才是绝赞呢。第六天魔王应该是有着天下人霸气才好吧。

        今天不带上外套真是一大错误,气温比去年低了不少,不过拥挤的人群应该会增加一点儿温度。你开始好奇冲田她冬天穿得这么的少是如何坚强撑过来的,真是勇敢喏。神社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只是今天似乎和往常不一样人流都拥挤在门外和里面一点点,参拜的地方似乎有人正在列着队丈,清一色都是与新年格格不入的西装。你大慨猜到应该是哪位家主来参拜了,奈何人群太拥挤你并不能看清楚那家家主到底是何方神圣。

        “唔姆,赶上大人物参拜了喏”你向来不喜欢这种需要等待的地方“那还是待会儿再来吧……”所以你打算向热闹的夜市走去。鲷鱼烧和烤鱼都是夜市里让人满心期待的东西,可是你正要迈开腿就被人拖着向人群里走,若是普通场合你还能拿起压切反抗对方,可是今天你并没有带压切出门,穿的也是行动不便的裙子。

        那人拉你往神社里去,由于速度太快你还被绊了一下,你望见神社外门的人都在诧异的盯着你,原本想大喊的你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你把头转过去发现拉着你的没有别人只有阔别多日的织田。你还从来没见过织田他穿正装,还是你想穿的那套黑色的正装,至少在记忆里从来没有,居然还蛮帅的。似乎这么多个年夜里从未见他出现,后来陆陆续续听茶茶提起他是被家里的企业所劳。你还不禁调笑他有得让他忙的了,其实也没想过他到底是什么家业要如此奔波。

        “你跟我来,不要说话。”他抓着你的手没回头,内容还是那么的简略。周围穿西装的高大队仗居然没有一个人阻拦他,而直到看到前面的兰丸和归蝶你已经完全了解是怎么回事了。

        “信小姐您终于来了吗,织田大人已经等你很久了。”兰丸在你耳边悄悄的问
       
        “他怎么知道吾要来……唔……”你刚想问出口却被兰丸捂住了嘴。

       织田把你领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你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像极了自己的父亲,阴沉并且毫不留情。你也终于明白兰丸口中的织田大人并不是指你身边的人,而是另有其人呢。

        男人背过身来打量着你,你感觉你有点像被绑架的无辜公民

        你看织田和那个男人私语了一会儿,你一脸怀疑的盯着他接下来的行动会不会是把自己当作吸血鬼的祭品,你想起了尼禄有和你说过类似的南蛮传说。
       
        “信,把头发给我”织田把手搭在你的肩膀上,你看得出他的语气比刚才轻缓,也看出他在试图安慰你。

         你头发不愿簪起来,只是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所以很容易能取得,他剪了一小缕绑了起来,和他的一起。你不明白这是要干什么,似乎像是某种仪式,很多年前便见到过。当他把你的发交给他的父亲时候,你忽然明白这是要干嘛了。

        “我们还不算是夫妻喏”

         你稍微有点惊到了,但是在这种肃穆的环境下不敢大声的说话,只能小声的嘟囔。

         “嗯,不算是。”他掐了一下你的脸,转身把那一小缕头发交给他的父亲。你看见织田家主转过来面向你,严肃的表情让你不敢多说话。

        “他就拜托您了,信。”男人突然喊了你的名字,你有点反应不过来,而他随即向你深深地鞠了一躬让你更是措手不及。不过你倒是想起了多年前归蝶嫁给自己的时候似乎她的父亲也是行这样礼。你有点好笑,但是还是理了理衣襟回了一个鞠躬。

         “请多指教,织田大人。”

        这场闹剧持续的时间蛮长,参拜结束后的夜市是补充能量的最好地方,果然烤肉是最棒的。你看着他一脸正经的盯着你的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眼里有着复杂的神情。你啊呜的把最后一口烤肉叼进嘴里吧唧吧唧的快速嚼完了。

        “你也想吃吗?这可真是无可奈何喏,已经被我吃完了。”

        “并不……”

        “那你看着我干什么喏。”

        “这身很适合你”

        “唔哈哈哈哈哈哈,是吧,这可能是天下人的绝赞华丽搭配哦,很帅吧很帅吧?”

         其实穿正装的织田今天是最耀眼的喏,你在心里闷闷的讲。
      
        零点的钟声已经被敲响了,你忽然想起了些什么紧紧牵着他的手,背后的烟火开得正盛。

        “新年快乐,我的夫人。”你对他说

         “我原来是夫人吗?”

         “家主已经把你许配给我了喏。是要反悔吗?”

          “这倒不是。”

       他凑过来啃你刚拆的苹果糖, 你看他眼里有烟火绚烂, 而最中间的却是你。

相性五十题

当当,我是主持人不明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们!今天请让一对刚公开的当红情侣登上我们的节目,填写有关问卷。
答题人:
织田信长(战刻夜血)
织田信长(fgo)

1.请问二位的名字是?
信:是天下布武的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大人!嗯嗯,你问我这个问题太大众了,吾的名号应该是天下人所知的吧!
织田:织田信长

2.二位的性别是?
信:哎呀哎呀,这么在意大名鼎鼎的第六天魔王是女孩子的事实吗?
织田:男性

3.二位年龄分别多大?
信:大概会是好多好多岁吧?
织田:换算成人类的年龄大概是二十五岁左右

4.请问认为对方的性格怎么样?
信:他呀,说话超级少的呢。很冷淡的一个人但是心地又非常的好,是不是很可爱啊,唔姆,果然这就是帅哥的魅力吗(认真思考状)
明:果真是帅哥呢……
织田:很自大也很懒还非常的恶作剧,话超多但是认真的时候会非常的努力,意外的很讨人喜欢,让人讨厌不起来
信:我没有懒喏。
织田:那你今天晚上记得泡药浴再入睡
信:唔…好麻烦

5.最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信:很帅
织田:(隐忍)很可爱
明:诶不能敷衍了事啊喂……!
织田:明明很矮很小只,可是能力却非常强。没什么会是她做不到的吧。
信: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嘛!

6.最不喜欢对方的哪一点?
信:唔姆,很少说话算吗
明:算
织田:太不听话了……并且男人缘出乎意料的好自己却并不知道

7.二位有最难忘的往事吗?
信:难忘的往事啊……吾可是有很多呢!先上茶点我们再慢慢聊如何?
织田:本能寺吧。
信:安啦安啦……我们都还活着不是吗?光秀已经被猴子狠狠揍了一顿了哦。
织田:和那种人还是少点来往比较好

8.那有没有最开心的往事?
信:生日被送了一把很酷的枪!超级棒啊!不如说有钱的人太厉害了,不过最酷的还是我的火绳枪喏
织田:在我危险的时候合作杀掉了不少血猎,魔力不足后第一次交换了血液
明:感觉如何!
织田:还不坏

9.有没有讨厌的事情?
信:海之家炒面关门了一天会让我的心情非常糟糕!
织田:嗯,她经常往外跑和味道浓重的东西都让我很讨厌
信:工作需求嘛!

10.二人有没有偷偷的约会过?
信:基本没有时间约会啊
织田:很少,基本没有

11.怎么称呼对方?
信:织田,织田大人,有时候会叫大人
明:信居然会叫对方作大人吗!很意外的没想到呢。
信:一般都是叫织田喏,求助的时候会喊大人
织田:nobu

12.希望被对方叫什么?
信:当然是第六天魔王大人啦!
织田:老爷
明:??为什么会是这么羞耻的称呼
织田:浓姬说妻子对丈夫是这样称呼的
明:哇喔

13.如果要把对方举例成一种动物的话,是哪种动物?
信:黑豹
明:好奇怪啊?
信:表面看冷冰冰的但其实非常暖呼呼的
明:豹子可是很危险的啊!
织田:德牧犬

14.如果要送对方礼物的话,会送什么呢?
信:嗯……织田你觉得我的吉他怎么样,想要吗?
织田:自己留着吧
织田:她想要多少自己来拿多少,看她本事

15.希望收到对方送什么礼物?
信:一张重金属演唱会的门票!!吾的rock之魂正在点燃!!!!
织田:不许去,太吵会伤害到耳朵
明:织田你呢?
织田:她能安分一点

16.对对方有什么不满吗?是怎么样的不满?
信:话太少了喏
织田:可爱
明:???
织田:撒娇的时候会忍不住掐她

17.你有什么样的嗜好?
信:肉!橘子汽水!茶点!!还有海之家的炒面也真是不错,茶泡饭也很好。
织田:收集茶具

18.对方的嗜好为何?
织田:赖床,踢被子
信:喝血包的时候咬吸管喏,还很严重

19.请问你的毛病是什么?
信: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吾是完美的魔王哦?
织田:没有

20.讨厌对方对自己做什么事?
信:在工作日很早就把我叫起来喏
织田:做饭的时候把血煮成块状,会很不新鲜

21.会因为做了什么而导致让对方生气?
信:唔,背叛吧?我也很讨厌喏
织田:私自行动然后受伤

22.两人至此是什么样的关系?
织田:情侣

23.两人第一次约会是在什么地方?
信:是在学校吧!
织田:嗯

24.当时两人的气氛是?
信:很轻松,聊天也很愉快!后来说的话就越变越少了
织田:她很可爱
明:(水咽狗粮)

25.当时进展到什么样的程度了?
信:是完全想不到会恋爱的吧!!
织田:普通朋友关系

26.常去哪约会呢?
信:唔,通常不怎么约会呢!出去玩倒是不少

27.在对方生日时,会做些什么?
信:会像平常时那样不为所动最后来一个惊喜,嘿嘿,浪漫吧?
织田:会让她早点睡觉然后再去挑礼物

28.是谁先告白的?
信:他
织田:我

29.喜欢对方到什么样的程度?
信:比喜欢茶茶和信胜都喜欢,哼哼
织田:是我的妻子
信:哈……?按照常理说大人您才是魔王的妻子吧!

30.那么,深爱着对方吗?
织田:……
信:深爱着对方。
织田:是的。

31.最怕被对方讲什么?
信:今天晚上通知加班吧
织田:“我梦到本能寺了”诸如此类的话

32.怀疑对方好像出轨了!该怎么办?
信:压切他
织田:不会让它发生

33.能原谅对方出轨吗?
信:不能
织田:不

34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该怎么做?
信:唔,会亲自找人喏,毕竟织田还蛮危险的嗯
织田:找到她

35.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个部位?
织田:肩胛骨
明:哇哦……
织田:很纤细
信:肩膀呀,肩膀超舒服,夏天的织田是冰凉凉的

37.什么时候两个人心跳不已?
信:最后十连抽卡
织田:她被血猎堵截

38.会对对方说谎吗?说谎技术好吗?
信:会
织田:她说谎神色会很飘忽

39.在做什么的时候会觉得最幸福?
信:听我弹吉他喏,他不喜欢吉他
织田:周六日它能在家休息时

40.有吵过架吗?
信:有

41.是怎么样的吵架呢?
织田:冷战

42.怎么和好的?
信:唔姆,这当然是自然和好的喏
织田:嗯

43.就算是来世,也想当恋人吗?
织田:过好这辈子就好
信:是这样的

44.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是被爱的?
信:离家出走后回家又回来了喏,刚开始以为是落下什么东西了呢
织田:我等她回家的电话接通了

45.什么时候会觉得对方是不是不爱自己了?
织田&信:没有

46.你会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
信:给他买柿饼他会很开心的
织田:等她回家

47.适合对方的花是?
信:黑玫瑰
明:咦?
信:吸血鬼都很喜欢玫瑰耶
织田:我不喜欢……
明:那适合nobu的花是什么呢?
织田:大概会是罂粟

48.两人之间有隐瞒什么事吗?
信:有
织田:有

49.你们之间的关系是公认的还是机密?
织田:上台后不是全公开了吗
明:嗯也是哈……

50.是否觉得两人之间的爱是永恒的?
信: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嘛
织田:至少先是一辈子吧

恋爱三十题

拉郎向
战刻夜血xfgo双信长
吸血鬼织田x社畜nobu
——————————————————

6.一同出行

          对于上班族来说,冬天的小长假是最好不过的泡温泉时刻了。

           本次北海道的旅行她可是念叨了一个星期,甚至今天早上四点多就爬起来收拾行李。其实你早一个月前就定好了顶级的温泉山庄,这些对于你来说也不过一通电话的事,但是你就是碍于面子死活没说出口。到最后看到她加班加得满脸怨气忍不住联络她的上司给她放了个不短的假期。当然,这都是瞒着信在秘密举行的。

        你了解她的脾性,虽然日常时懒到家了而且自大又狂妄,但是实力却是不容置疑的强。放在以前或许是不可多得的好部下。

         “唔姆,如果我们要去住温泉山庄的话,一定要挑选最大的房子,那样才是天下君主第六天魔王的宜居地喏。”

         她挽着你的手臂正在一脸正经的盯着旅游攻略,但是说出来的话仿佛就像是要侵占这个旅游山庄似的。不过她未必没有这个勇气。老实说你已经买下了整个酒店但是你觉得她还是不知道的好。

        你看着她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最奢华的旅寝后眼睛闪闪发亮直奔大床,一大一小的身影在床上乱蹦。至于小的身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就得让丰臣来解释了。

         你对于茶茶是真的头疼,一度让你想起了自己的侄女,似乎也是和茶茶一般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娇蛮。虽然面对丰臣让你觉得此次行程有种尴尬的感觉,但是能让信开心一下未必也不是不能忍受的。

       当你准备去温泉的时候茶茶和她已经在里边闹得欢快了,看到你后茶茶似乎了解到了什么知趣的打了个岔子走开了,突然之间安静下来你还觉得有些不习惯。

        她也安静下来认真的泡着温泉,像是没有注意到你的存在似的,直到你吩咐服务员捧了茶点和酒水来的时候她才缓缓的开口。

        “这家酒店,包括这次旅行,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吧。”

         她没睁开眼睛,用的是一副老婆婆的口气和你说话,似乎是一早就被知道了。

         “只是觉得有趣顺路买下来了。”

         “说什么兰丸先生给的旅游券真是蹩脚的借口喏”

         “这个倒是真的。” 

         “总之,非常感谢。”她声音像是武道的正派武士那样真诚,但是没等你反应过来她就扑上来塞了一口小个的红豆糕,另一只手似乎对你的头发特别感兴趣似的拽着玩。

         你有些无奈的咽下红豆糕把她圈在怀里,她越过你拥抱着她的手臂去拿酒喝,喝得晕晕乎乎的挣脱了你的怀抱靠在温泉壁上仰天大笑,雪落在枫叶上映着她的脸似乎有别样的绝艳,让你想起了传说中的户隐鬼女。

        不过信或许真的精通迷惑之术吧,不然怎么会让织田大人如此动心呢?
——————————————————————————
北极圈日常自我取暖
唉哟。

恋爱三十题

5.接吻

       你亲吻过他的额头,发尾,指尖,脸颊。可是你从来没有把唇齿赋予他,在嬉闹时如果有此意也是你用手笑吟吟的挡过,这让织田很不解。

        上班族腻在家里的时间非常少,毕竟不是人人都像织田家里的家业这么庞大,离家出走还能有家里寄来的钱。她们家就从来没有过,有时候也想着明明自己男友的姓是和自己一样的呀,可是总归是别人的父母。你抽了根烟,嘴里觉得有沉重的劣质味道,生活在日本的工薪层真是无可奈何啊,你感叹道。

        雪又下大了一点,你加紧步伐往家里走去。在楼道昏暗的情况下跌跌撞撞的推开门后你竟然发现家里没有人。或许是昨天傍晚的事让他生气了,你想了想他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也就放心的去洗漱。

        现在是十一点三十一分,电视台播放的新闻使你昏昏欲睡。你有点担心织田的安危,准确来说是别人的安危。毕竟是个吸血鬼,而且很不稳定。冰箱也没有血包了,或许是大雪快递会延迟,但是织田也不至于会这么饿吧!你慌慌忙忙的掐灭了烟穿上大衣就往外跑,但是茫茫大雪你也不知道他会跑去那里会狩猎,如果遇上血猎更加是糟糕,雪中任何人行动力都会变差的吧!你蹲在楼道里焦虑的抽烟,却看见远处有一个很熟悉的身影,你灵敏的嗅觉还闻到了不轻不重的血腥味儿。 

       “你这家伙果然是去狩猎了吧?要是遇到血猎我去哪里把你拖回来啊?” 

        织田闻言抬起头,楼道的灯光终于照清楚了他的脸,怀里抱着一只处理过伤口的雪橇犬,他看见你挑了一下眉,拽着你的领子把你提回了家。
       “你这家伙果然没有听我的话吗?!”

     你边掰着他拽着你衣服的手边抗议道。

        “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在楼道里干什么,我只不过是出去一趟罢了。”

        “哈?你才是吧!这么晚还出去!被抓了老夫还得低声下气的求信胜他们去救你,就没有一点感激之心吗!”

       你瞪圆了眼睛怒视着他,拉着你的手似乎缓和了一点,他在前面停下了。随即他转过头来望着你,没什么表情但是视线还是直直的落在你的脸上。你忽然觉得冷风中你的耳廓有点发烫。

  「搞什么呀……长得帅真是太可恶了……」
      
        你被盯得一阵不自然,但还是鬼使神差的向他脸上亲去。只是这次不一样,你把嘴唇咬破送到他的唇边,血腥味在你和他之间蔓延开来。

        “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这也是老夫给你的战利品!别再大晚上出去狩猎了…”

        血猎也是很危险的。这句话你没有说出口。

        “谁说我去狩猎了,别随意揣摩别人的想法。”你听见一声轻笑,他把你的帽檐重重盖下去,还没等你回过神来他已经走到家门口了

        “快点去放水洗澡,这是我的命令。”

        “知道啦!”

      他抱着那只熟睡的犬往里走,声音不大,但是你还是下意识觉得自己脸止不住的滚烫起来。

       接吻这种东西果然还是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TBC.
又是我,我又来为双信添砖加瓦了
请你吃一口这北极干粮吧(土下座)

恋爱三十题

* 战刻夜血xfgo双信长注意避雷
*「织田」(战刻夜血中的织田信长)
*「信」「nobu」(fgo中的信长)
* 恋爱前提注意
* 极度ooc注意
*顺序是织田→信的轮流第二称视角
——————————————————————————————
4.在家
       现在是早晨的六点十五分,难得的假期让对方慵懒得根本不想起来。况且冬天的被窝更是作为上班族救世主般的存在,你觉得信怕不是叫不醒了。你只能无奈的把她从梦中拎起来,可是对方并没有想要清醒的意思反而拽着被子被你拖出了房间,嘴里还喃喃着再睡五分钟的请求。她穿着小狸猫印花的睡衣就这样睡眼朦胧的爬上了沙发把自己卷成了一个长条的虫子,让你不禁想起了没烤熟的酵母面团。“把脸转过来。”你拿着毛巾终于是找到了她躲在被子的脸于是狠狠地一擦,信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头可是下一秒就被冰凉凉的东西覆盖了脸部惊得她立马坐起了身。
     “这是什么充满南蛮风格的神奇东西!”
      她大呼。
     “好好敷着。”你死死的按住她的额头让它避免在挣扎中掉下来。
      气氛就这么僵直了一会儿她终于认命似的接过你手上的面膜,你才往厨房走去。早餐例行是茶和蛋饼以及火腿,但是你意外发现冰箱还有昨晚她给你熬的鱼板味增汤。信手艺并不差,只是出于家庭原因这些活根本轮不到她干就有人搞得服服帖帖了。但是太久没有下厨的她还是在厨房叮叮当当了一个晚上,你有点想独吞来自女友的爱的下厨,虽然说这有点牵强,她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可是这种机会可不是常有的。
        你看她一边扒拉着早饭一边看电视咀嚼的样子还是默默把汤热了两个人的份

TBC.

有点短……()
抱歉